這個世界並不存在什麼奇蹟 , 有的只是必然與偶然 , 還有自己要做什麼 , 僅此而已。

心愛的人到了伸手不可及的地方是很痛苦的。但是一直這麼執著下去,內心就會越發沉痛

主篇

一名少男,他叫夕,火村˙夕。今天的耶誕節跟往常一樣,放學準備走出校門口的途中,空中飛下一張紙飛機,東看西看下,發現在學校屋頂看到一名少女坐在圍牆上,夕想大概就是他丟的吧,所以就走上屋頂去。見到少女時,發現在夏季的大熱天他竟然穿著長袖?走過去問候後果然是他丟的,也順便問他怎麼在這種天氣還穿這樣呢?少女也只是笑笑的含糊帶過,在跟他聊天的情況下,夕突然被這名少女叫出本名來,非常驚訝的問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子?不過少女卻很失望的說我居然忘記他的名子,在他說完這番話時,突然說出「優子」,少女講出自己的本名來,這名子好像在哪裡聽過?我實在記不起來。


隔天中午,夕在路上碰到優子就被抓到屋頂吃飯,一開始互相坐下,夕還很害羞的逃開些距離,反而被優子取笑對女性苦手。午休結束後,夕下樓碰到雨宮老師,優子隨著夕下樓後,老師叫了優子的名

字後,我非常疑惑他們怎麼叫這麼親暱?問一下後,才知道他們是兄妹!

「咦?我沒有說過我的本名嗎?我叫雨宮優子」

「...原來」


當晚,夕作夢夢到自己的親妹妹「茜」的事情,二人在商店街,陪茜看著他喜歡的紅色手錶約定以後會買一個給她, 二人在休息時,夕拿著自己所存的錢,偷偷跑出去買手錶要給妹妹驚喜,一場地震,一場火,就在也看不到茜了,夢中的茜是多麼想看到哥哥來就她,哭到聲音被火埋滅。 


放學後去屋頂,看到優子站在屋頂邊緣,呼喚一下後,卻發現優子突然軟腳,眼看就要掉下去,夕馬上把優子拉回來,痛…夕身上多壓了一個人的重量

沒事嗎?

「嗯…哥哥」

「其實學長你是我的初戀情人呢」

什麼話阿?聽的夕莫名其妙…本來夕想抱著優子,心中卻突然出現妹妹的影像,都是自己的錯,愧疚的夕推開了優子,總是忘不了妹妹的夕,不敢接觸其他人。


隔天早上,夕在教室遇到優子,卻發現優子怎麼沒有穿室內鞋? 優子笑著說

「沒辦法,畢竟我是美少女嘛~總是會引人忌妒~」

下午去美術室找學姊時,學姊拿了優子的鞋子要給夕,總之,鞋子找回來了。放學後,找到優子

「果然,犯人就是火村學長」

喂喂!不是我就對了…

優子桌上的書本怎麼被人寫一堆東西?


魔女


去死吧


等等不堪的字彙…


「沒辦法啊~誰叫人家是美少女嘛」

這是優子給夕的答案,不過夕也發現優子的室外鞋也有點殘破,決定明天帶優子去買鞋子。


隔天,遲到的優子,果然還是穿長袖的,她真的只有長袖嗎?

「不好意思,昨天因為太興奮所以睡過頭,怎樣~這樣的我很可愛吧~」

不知道妳的自信哪來的...

 

過了假日又是討厭的開始,屋頂上,優子說最近常常睡眠不足,能不能在夕的旁邊小睡呢?

說著說著就已經睡了,真是沒有防備…總之就是要20分後叫妳就對了。


二人放學後走到海邊,優子說這世界上有神嗎?神是不存在的吧?


隔天,聽完夕的死黨彈的小提琴後,優子聽到落淚,這麼美妙的聲音。回到二人秘密的地方,詢問優子為什麼會落淚?就是好聽? 那為什麼身體檢查的日子都要逃過?

「不要隨便去調查別人的事情」

是別人跟我說的…

「想知道嗎?給你看看吧~」

優子脫下衣服,夕看到滿身的傷痕…這就是優子都要穿著長袖的理由。


以前,有一間孤兒院

「哥哥~回去吧~」

自己回去…

「哥哥~」



哥哥用力甩開少女的手,這是年幼的優子跟夕,優子知道夕非常在意妹妹,所以一直要扮演夕的妹妹角色,但是夕只注意自己的親妹妹,沒有把優子的心意給接受,最後優子給人領養了,領養人就是現在的雨宮老師,雨宮領養優子的理由就是自己的妹妹喪生了,要找個妹妹陪伴,最初二人感情都很好,後來雨宮發現優子不是自己真正的妹妹時,開始毒打著優子, 一開始只是打巴掌,再來就被香菸

頭燙傷,然後棍子都用上了。


「你知道嗎,我在聖誕夜被哥哥奪走第一次」


「因為那天是聖誕夜我打扮的非常好看,哥哥才忍不住吧?」


「被綁起來後開始被拖衣服,掙扎又是一陣毒打」


「哥哥很厲害呢~幾乎天天都可以上我~很厲害吧~」


之前說的睡眠不足…為什麼妳可以這麼冷靜的說出來…


「這沒什麼吧?我只要乖乖的,然後明天早上起來確認自己還活著就可以了」。


怎麼不逃,可以找警察啊!學校啊!


「這種丟臉的事情要怎麼說出來! 被自己的哥哥侵犯這種事情! 如果那時候,你沒有放開我的手的話,或許就不會這樣了!」


「跟你說吧,我接近你其實是想要你殺了哥哥」


什麼?!我頭腦…


優子:「不過我是更希望你們二敗據傷一起死掉呢,哈哈哈…但是我想夕你是不會殺人的,因為你很

溫柔,我要走了」


等等...


優子:「這幾天來我很開心~謝謝」


等等!


為什麼我說不出口...       




「你這幾天來怎麼都沒來上課?」


學姊跑來我家還帶了伴手禮


...


「這是什麼?紙飛機?」


那個阿…原來我帶回來了


刷刷刷


「咦?這啥?救救我?」


紙飛機被學姊拆開後最角落有這一排字


救救我!


可惡阿 …


此時夕用奔跑的速度馬上去找優子

「哇哇!」

優子在尖叫著


「火村學長?你怎麼會跑來我房間?話說你怎麼知道我家?還有怎麼進來的?」


找一下地址就知道了,門則是用了方法!


「呼~傢俱損壞,非法入侵,你現在就是個典型的罪犯者」   


二人來到海邊~


「你手上的是什麼?」


是妳的紙飛機


「...」 


優子!離開那裡吧!跟我在一起!來我住的地方!


夕在太陽下用力抱起了優子!


「沒辦法了!我已經殘壞不堪了!」


什麼殘壞?你不想脫離地獄嗎?


「我…」


妳身上的傷,你身上的痛,通通由我來幫你淡化掉它! 離開吧…


「可是…我已經很骯髒了,能用這點東西來換跟學長的時光,對我來說太沉重了…」


...


對我來說我們能在一起就可以了…離開吧


「...」


「....」


「.....」


「嗯…」 


夕帶著優子找雨宮談判,本來要拿刀刺殺雨宮的優子被夕制止,雨宮還是一附我是對的的表情,真是令人作嘔…。


談判過後的三人,夕牽著優子的手要帶她去二人的世界,只相信彼此的世界…


隔天,夕被優子叫醒整個嚇到! 夕忽然想到,現在他們開始一起生活了, 說到早飯

優子… 妳調味真的有問題!


「...(低頭」


這是啥?好好的東西也可以煎這樣…


「吼,一個大男人注意這麼多做什麼…」


就因為我是男人才講這麼多!妳在看看這味增也是


總之...是個令人羨慕的生活。不過,二人的生活也不太平靜,之前受創的優子有時候會突然失常,不過都只是短暫的,二人還是過的下去。


優子在路邊遇到了一個小女孩,這小女孩在哭泣著


「小妹妹~妳怎麼了?怎麼在這樣哭?」


「我才沒有哭!」


「嗯,小妹妹,我叫優子喔!妳呢?」


「優子?不告訴妳」


啪優子頭上帽了青筋…


(不行不行!我要像個大人)


「未來」


!?


「未來嗎?真是個好名字」


這是優子第一次在外面交到的朋友~  


「優子,我來找妳了」


「未來呀」


「優子,怎麼了?坐在這邊休息?」


「嗯阿,有點累了」


「嗯,老太婆了」


「妳剛剛說什麼?」


「沒有!(驚」 




在家中,優子突然昏倒了。 夕最後知道優子懷了他們的孩子 ,不過優子卻開始擔心起來,拿著刀子不想讓這孩子出生,怕的是孩子也會不幸,用力一刺下,夕靠著不知道哪來的功夫空手奪菜刀。最後優子終於被夕說服要生下這孩子。


時間過的很快, 二人第一次要一起度過聖誕節,在二人開心…不對,是三人下,優子說好要跟夕過著最快樂的聖誕節,夕跑去找學姊聊最近的事情、孩子的事情、還有晚上要送的東西,優子則跑去找未來,二人約定的場所似乎都是教堂的樣子。


未來開心的跟優子聊自己的事情跟寶寶的事情,卻發現時間不早了,未來跟優子道別後,趕著要回家,未來也沒有注意到旁邊車道,一台汽車突然衝出來! 車子煞車的聲音特別的刺耳,世界上沒有比這個還討厭的聲音了…車子就這樣撞上去了!


砰... 


「姐姐~姐姐~」


下一秒後發現未來一直在哭泣著...


「未來,沒事啊?」


「我沒事?姐姐呢?」


「當然沒事情囉!剛剛的車子呢?」


不見了...


「咦?」


優子發現自己似乎站不起來 ,而且地板上好冰冷


「優子姐姐,妳沒事吧!?」


「未來,別哭囉,我什麼時候騙過妳呢?」


在未來要被撞上的時候,優子用了自己的身體保護了未來。


優子爬到教堂裡面,咦?肩膀突然不痛了,雙腳好無力,只能慢慢前進。終於到了十字架前面,優子發現手上都是血,優子跪在地上


「我從以前都不相信神…」


「姐姐」


嗯,我跟未來約好以後都要在一起玩的


「但是…如果真的有神的話…」


「我不想死啊!!!!!」 


這是我第一次多麼的懇求您~


我有約定~


孩子的約定~


還有他的約定~


「如果真的這樣就要結束的話…


求求您,再讓我見我最愛的人一面」 


眼前突然好白


我手上抱著著小嬰兒呢


「他在笑了」


夕在旁邊對我說著


當然囉,這孩子這麼可愛難道要苦著臉嗎?


這孩子一定可以快樂長大的


一定…




夕到了教堂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眼前的我看不清了


十字架前有優子跟未來


不過情況怪怪的…


優子是因為小孩負擔太大又昏倒了嗎?  


「優…子」


叫了好多聲都沒有回應我的優子


「不是說好要一起了…」


「不是約定好了…」


「起來啊…」


優子沒有回應我


「說好…說好要一起創造三人的家族不是嗎…」


我用力緊緊抱著優子…好冰冷…


「家族啊…」




幾年後


時光過去了多久?


看著又近又遠的城市~


或許優子也在看吧…


 


隔天,夕坐在教堂,一名叫蓮治少年走進來,


「火村先生,您在等人嗎?」


「誰知道…不過,我跟他約定好了就是了」


「約定?」


「是啊…約定」。




夕跟優子約定的日期,是的,是聖誕節。夕到了約定的地點教堂,發現優子已經待在裡面等著夕了。此時優子回頭


「阿啦,晚上好」


「喲,真是讓你久等了啊」


「是嗎 真是抱歉啊 優子」


「好久不見了,夕君」


「謝謝你,這麼的愛著我,你以後一定要幸福喔,這是我最後一個願望」


這是優子給夕最棒的祝福 ,也是優子自己給自己最大的祝福


「等等…這給妳,這花是聖誕節禮物」


夕拿了一束花要給優子


「對我來說已經用不到了,而且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你了」


夕抓著優子的手硬是把花塞進給優子


「收下吧…我還有這個…」


夕拿出了優子之前最後的禮物


「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禮物了!」


「還是老樣子呢,笨蛋一個」


優子看到後,轉身偷偷哭這傻瓜的行為


「謝謝你,夕…再見了…我一直…一直最愛的人就是你…」


就這樣優子靜靜的消失了


「我知道 …」

創作者介紹

夢其實跟樹很像,從遠處看總是比親自爬來的輕鬆

Fatew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